好莱坞商业电影的定义是 一种工业、 一种艺术、一种精神'力量
,而我们近年的大片只是将其作为一门生意。尼采用来批判瓦格纳歌剧的理由,
几乎可以照搬来批判中国的大片:第一, 那不是音乐,
那是做戏,瓦格纳以舞台效果取代了音乐;第二, 小天才,
这是个掩饰自己没素养的词汇。
大众通过追捧瓦格纳,来掩盖自己看不懂传统歌剧。

《赤壁》是一部战争片,以好莱坞一种精神力量的标准衡量,战争片的精神力量是我们的生活很美好,
为了它,我愿意付出血的代价越战之后,老兵们发现生活糟透了,付出的代价不值,所以好莱坞的战争片一度绝迹,因为精神基础崩溃了。以此论《赤
壁》,其所要维护的美好是什么?

吴宇森列举了很多:给母牛接生,
和孕妇做爱,耍两句贫嘴,编编草鞋……倒是闲散恨意,但要以生命来换这些,似乎不值那么就是为了个政治理念——维护人权、保护百姓。但影片一开头,诸葛亮就明确地说:“曹操要灭的是咱们,只要咱们逃了,
老百姓就安全了,因为曹操要追咱们”诸葛亮这番话根本就没法反驳,但刘备还非要和老百姓一块走。老百姓会被他拖累死的!

图片 1

好莱坞剧作注重情感,人物行动在经济、军事之外,还需要
一个情感的理由。刘备一系人物没有打仗的理由,而孙权是为了
证明自己不是“辞种“一@这都太小了,构不成强大的美好。反
派的曹操是为了一个女人,特洛伊战争是为了一个女人打的,但
女人只是一个由头,而不是理由。《特洛伊》电影中,海伦的丈夫
之所以要发动战争,是因为媳妇被拐跑,触犯了他的尊严,并由
自尊心引申到信仰问题,他原本是个和平的爱好者,是小国共处
的城邦制度的信仰者,但因为这个事件,他原有的信仰崩溃了,
成了一个暴力主义者-这是一个电影的开战理由。

而曹操的情感只停留在女人的层次上,并且有恋童癖”的嫌疑,喜欢小乔是因为她小时候,我见过她”,并且还找和小乔
相像的军妓来睡,以作心理补偿。如果他不睡,只是欣赏这个军妓,
还算是个情感,但他睡了,所以他也就丧失了打仗的理由。

张爱玲评西方交响乐就像一个阴谋",西方的艺术都是阴谋化的,注重结构。结构不是大小多寡的关系,而是性质的改变,发生、
发展、高潮的三段体叙事不是量变,是质变。我们觉得伯格曼电
影随心所欲,而费里尼评伯格曼则说其玩=段体”趋于玄妙”。好莱坞的叙事是事件的危机和情感的危机同时层层加重的,
高潮戏是外部危机的崩盘点,同时也是心理上死活过不去的一道槛。而《赤壁》中的人物,不缺乏危机,但这些人都太聪明,有
点危机就自我调节过来了,不按照戏剧规律办事。

图片 2

以好莱坞的标准来看,作战的双方都没有开战的理由,并且大多数人物都没有内心的质变,只有常态,而没有性格,性格是反常态的。稳重不是性格,当一个人内心崩溃的时候,仍然保持着稳重的外观,才是性格
不是变化大了就能有性格,常态和变化形成一个有趣的关系,方能显性格。

《赤》片主角周瑜做得最有 性格 的事,是他作为指挥官,
亲下战场厮杀去了。此举违反了军事常规,变化不可谓不大,但
没有表现出周瑜有内在血勇的性格,反而觉得他不靠谱
西方战争片中有许多主帅带头冲锋的例子,我们都很感动,为何对周瑜不感冒?因为他的常态是吹笛子、弹琴、打猎、做爱,他不顾身份亲下战场,属于他的散漫。

性格是有感染力的,如果周瑜形成了性格,我们就会被血勇打动,而不会去思考合不合理了,这就是好莱坞剧作法的妙处。
剧作是一个偷换概念的游戏,能把不合理的变得可以接受,在观众眼皮底下玩以假换真的魔术,之所以这个魔术能完成,因为作用在了观众的情感上,在客观知识上不对的,但在观众在情感上认同了
这事就成了。

中国的商业电影,嫖客心态太重了,自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拍商业片以来,至今如此。在消费上占有它,在心理上鄙夷它,
这是嫖客对妓女的心态,也是导演们对观众的心态。我们是把老百姓当作最粗俗的蠢货,觉得是几招就可以摆平的,所以二十年来,我们的商业片都是在向外国偷招,把几部好莱坞电影中的经典桥拼在一起就觉得是商业片了。

图片 3

我们觉得凑招的模式是向好莱坞学的,但真实的好莱坞一线
电影是不凑招的,在其剧本创作的时候,一个点子被其他影片用
过,便会舍弃不用。好莱坞不变的不是点子,而是故事类型,故
事类型就是情感的模式,情节为何要曲折?因为情感不是一跳而就的。

我们只注重刺激场面,而忽略了它产生的过程,自然做不好
商业片。西方故事的精华在发展段落,因为这里变化最多,我们
不去研究,只爱学人家的高潮,自然会有问题。香港电影比我们
早几十年做商业片,早有凑招的风气,一直在偷好莱坞的桥段,
因其结合了本地风情,固然取得了成功,但 “不学发展学高潮”
的毛病一直有。看香港的电影,往往发展段落不是系统化地演进,
而是并列上几件事,来凑够时间。

图片 4

《赤壁》中的幽默是非理性的,比如小乔给周瑜包扎绷带,都
是大拥抱的贴身动作。周瑜享受温情时,小乔撒娇说:“看来我可
以为战士们做些事。”她要做慰安妇去劳军么?对此,周瑜知趣地笑笑—-也俩的幽默,毁掉了他俩将军贵妇的身份和三国时代。

诸葛亮许诺给苦守的张飞送援军,结果只送来了一个人——关羽,表明他一个人就等于一支部队,有万夫不当之勇。但这是
词汇上的脑筋急转弯,不是此情此景下的逻辑,破坏了辛苦营造的大兵压境,绝地反击的肃杀局面。

《赤壁》中的幽默造成了价值观的混乱,破坏了基本的情景设置。这种肆意破坏比比皆是,所以不能将其视为导演的败笔,只
能视为是导演风格,是导演骨子里的香港文化在起作用,即便是
拍了四五部好莱坞电影,也无法将其消磨。